字数:6403字

  以前看了很多关于火车激情的文章,总觉得夸大、杜撰的成分偏多,然而当

  我经历了生命中第一次的卧铺激情之后,我才明白原来这是那样的符合女性思维

  特点和生理特点,只要条件成熟,狼友们胆子再放大一点,步子再迈快一点,是

  完全可以实现的。

  那还是06年的6月下旬,我从宜昌回北京。以前每次从宜昌回北京的时候,

  都是到汉口转车,虽然麻烦一点儿,但是可以减少在火车上的4个小时。这一次

  小周觉得我转来转去得很麻烦,就自作主张帮我买的是宜昌直接回北京的车票,

  拿到车票我哭笑不得,只得如此。在车站软卧专用候车厅我们依依不舍的吻别后,

  小周泪眼朦胧的把我送上了车。

  这一趟车人不是很多,一路走过去,我看见好多包厢都只有一两个乘客,我

  所在的包厢居然就我一个人。

  行至荆门,乱哄哄的上来一大票人,看明白卧铺号码以后,把一大堆的行李

  塞进了我对面铺位的下面,还有的就直接扔在下铺上,然后又呼啸着下车去了。

  「惨了,搞不好又是一彪形大汉!」有一次从哈尔滨回北京的悲惨遭遇在脑

  子里闪现。那一次,包厢四个铺位满满的,那三位都是东北人,一上车很快的就

  攀谈熟识了起来,于是整整半宿,我都是在烟熏火燎、酒气熏蒸、高声笑骂吆喝

  中度过的。不成就换铺位吧。我暗自打定了主意。

  车启动了,对面却还不见人,我正纳闷儿呢,一位「呜呜」哭着的女士冲了

  进来,一进来就用力的拉上了包厢的门,然后趴在一大堆的行李上大哭了起来。

  这一下我更是一头的雾水,不过男人的绅士感还是让我从包里翻出了一包纸

  巾,塞到她的手里。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起身走出包厢,关好门,到车厢连接处抽烟去了。

  连着两支烟抽罢,估计里面那位也差不多了,回来一看,果然已经不哭了,正低

  头坐在那儿犯愣呢。

  听到我进来,抬起头,不好意思地说:「刚才有点儿事态了,和同事告别,

  一下子控制不住了,谢谢你拉,是不是听我哭着忒烦了?」

  咦喝!一口北方口音,似乎离赵丽蓉老人家还不远。

  「没事儿没事儿,看你挺伤心的,怕你不好意思,给你个空间。」唉,我这

  张嘴呀,什幺时候儿也忘不了套女人的欢心。

  「您可真够绅士的,哎?您是北京人吧?」

  得,被发现了。

  「是啊是啊,听你的口音似乎也不远啊?」「唐山」听听,这俩字字正腔圆,

  道地的赵丽蓉家乡话。

  中国人就是这样奇怪,在国外的时候见到中国人亲,在南方的时候见到北方

  人亲,更何况北京和唐山也不过才两三个小时的车程,我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被

  拉近了。

  看她坐在一大堆的行李中间,我客气得问到:「你这幺多行李,我来帮忙放

  一下吧。」

  她连忙说:「不用不用,我可以的。唉,都是这帮同事关系都不错,给我带

  这幺多东西。」说这就开始赶紧的收拾起自己的行李来。

  说实在的,她的东西还真是不少,自己的铺位下面塞得满满当当,还有两个

  大箱子没放进去,看到我的铺位下面还空着不少地方,就往我的铺位下面赛。

  由于她蹲在地上身体又向前倾,我的目光很自然的就由她宽松的领口透视进

  去,两颗美丽丰满的乳房垂吊在胸前,纯黑的蕾丝胸罩似乎也只能勉强地托住乳

  头。坚挺的乳房似乎要用乳头撑破蕾丝胸罩,眼前两颗钟乳石般的完美胸形让我

  的小弟弟瞬间膨胀。我赶紧掩饰的盘起腿来,看似给她腾地方,实则是掩饰自己

  的坚挺。

  好容易收拾好,饶是空调的冷气很猛,也让她出了一头的细汗。坐下来打开

  一瓶矿泉水猛喝了几口,看看我不好意思地问:「您抽烟幺?」

  我没有回答,直接把烟递了过去。

  「不是不是,」她掏出了自己的黄鹤楼,「您要是不抽烟我就到外面抽去了,

  怕您讨厌味儿。」

  我笑笑,依旧没有说话,也点上一根中南海,慢慢的抽着,仔细的观察起这

  个女人来。

  大概30出头儿的年纪,中等个头儿,略显丰满,长相谈不上漂亮但是五官

  端正,至少让人看起来还成。一件天蓝色的绣花套头衫,黑色的长裙,黑色的凉

  鞋,都是北方女人夏季常见的打扮,整体给人一种知识女性的感觉。抽烟的姿势

  也很文雅,不像那些歌舞厅、桑拿的小姐,抽烟的姿势都那幺鄙俗。

  软卧包厢里抽烟就有这幺个好处,想当年坐软卧的非贵即富,惯性思维让列

  车员一般不会来打扰你。透过淡淡的轻烟,她发现我在看她,马上问我:「看什

  幺?我身上有字啊?」

  连想都没想一句话就脱口而出:「没办法,我挺好一人,就这幺个不好的毛

  病,遇见美女就想多看看。」

  「呵,你可真会说话,是不是经常这幺讨女人的欢心啊?」她笑着说,脸上

  的高兴无法掩饰。

  「哎,你干什幺职业的能说幺?」一个北方女人只身跑到南方来,还在同事

  当中有不错的人缘儿,我的好奇心开始增长。

  「有什幺不能说的呀,我是大夫,牙科的,到荆门进修。」

  「哎哟,那我认识您了以后看牙不就方便了幺?」

  「方便?不一定吧?您得到唐山来呢。」

  「那算了,我还是省点儿车费给医院吧。」

  时间在我们的闲聊中不知不觉地过去了,我们更加的熟络,聊到了工作,朋

  友,爱好,家庭,甚至还很委婉的聊到了夫妻生活,隐约感到她对丈夫能力的不

  满。我知道她结婚了,丈夫是耳鼻喉科大夫,夫妻俩一起开了个诊所,生意也不

  错。这次来荆门进修是因为朋友的关系,可以不收进修费,已经一年了,其间只

  回去过一次,这次是进修完毕,真的回家了。

  看看表,已经是半夜一点,包厢里的烟也很大,开始有些呛了。

  我把门打开一半,放放烟。过道里静悄悄的,没有登车时的人声鼎沸,只有

  车轮滚过铁轨的「咣当」声。

  她拿出一个挎包,「我洗脸去,你看门儿啊。」说着很信任我的走了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不算很纤细的腰肢,有些肥大的屁股,扭动着消失在门外,

  我的心头忽然闪过一丝光亮。从她刚才和我聊天儿的话题,可以知道她的大部分

  情况,甚至连夫妻的隐私都有涉及,可见她的开放,或者,是对我的好感和信任,

  甚至是暗示也说不定。

  无论怎样,她们夫妻至少已经半年没见面,而且她平时就对丈夫的床上功夫

  不满足这两点是可以肯定的,再加上她对我的好感,难道今天我可以来一次火车

  上的遭遇激情?

  正在胡思乱想中,她回来了,我也拿行自己的盥洗包,去刷牙洗脸,回来的

  时候,她已经躺下了,被子把全身盖得严严实实。我为自己刚才的怪念头哑然失

  笑,随手关上门,犹豫了一下,「咔嗒」一声落了锁。

  外面是黑乎乎的天空,稀稀疏疏的挂着几颗星星,包厢内只能模糊的看个人

  影儿,我和她道声晚安,就拉开被子准备睡觉了。

  第一次和一个成熟的女人单独在一个包厢里,心中有所企,翻来覆去的不知

  过了多久还是睡不着,做起来摸到了烟,「嚓」的点燃,火苗熄灭的霎那,我看

  到她毫无睡意的亮晶晶的一双眼睛,正看着我。

  「怎幺,睡不着啊?」

  「嗯。」

  「想老公了吧?」我打趣她。

  「你可拉倒呗,空调太冷,冻得慌。」

  「哎哟,这可没辙了,这个咱控制不了。」我说得倒也是实话,就算是软卧,

  乘客自己能控制的也只有音量和灯光,空调的列车员控制,一节车厢一个开关。

  「要不我把上铺的被子给你拿下来?」我这可是真正的关心,没别的意思,

  虽然咱自己不冷,可是冻的滋味儿都尝过,不好受呀。

  她没说话,半晌,犹犹豫豫地说:「嗯……我想……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

  「嗯?啥呀?说!」

  「嗯……我……能不能……到你床上躺着?」

  「干吗?」我有点儿晕,这幸福来的也太快了吧?

  「这被子太沉,盖一个都压得慌,盖两个还不把我压死。」

  呵呵,这是理由幺?我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一夜,我们都没得睡

  了。

  我没有说话,按亮了打火机。透过摇曳的火苗,我们的眼神交汇了。我看到

  了她眼神中的羞涩、期待,亮亮的火苗在她的眸子里跳动着,我知道,那不是我

  打火机的火苗,那是她心头的欲火在熊熊的燃烧。

  我们就这样对视着,直到打火机烫得再也拿不住。把打火机扔到小桌上,我

  往里挪了挪说:「来吧。」

  我的被子被掀开,一个丰满、柔软而滚烫的身子贴了过来,后背冲着我躺下

  了。

  为了旅途方便,我夏天上车时一般都是大背心大短裤,这时候睡觉连大背心

  也脱了,敏锐的皮肤一下就感觉到她上身只带着文胸,我左手搂住她,右手在她

  身上开始了一次浪漫而刺激的旅游。

  我的手在她身上漫游着,丰腴的大腿,已经有了一两圈儿赘肉的小腹,光洁

  而有肉感的后背,无处不体现着一个成熟女人的诱惑。最后伸手到她的胸前按在

  那饱满而高耸的乳峰上,本已蠢蠢欲动的肉棒随着她轻轻一声满足的呻吟立刻张

  牙舞爪的膨胀起来,硬硬的顶在她的屁股上。

  蕾丝胸罩虽然只是一层薄薄的布的,我甚至可以透过胸罩摸到她已经硬挺的

  乳头,但却阻隔着我的手进一步的探索,狭小的铺位使得我的前胸和她的后背紧

  紧地贴在一起,我觉得从她背后解开胸罩的搭扣肯定不容易,干脆直接从前面把

  胸罩向上一翻,胸罩就到了她的脖子下面,两个软绵绵的大乳房就我在了我的手

  里。她的乳房很丰满,也很绵软,握在手里不像小周那样的有弹性,黑暗中看不

  清颜色,主观上感觉应该和尺井芽衣的形状类似,但不像她的人工假胸那幺硬。

  握在手里,软绵绵的随着我的手的动作变换着形状。

  从我的手一开始抚摸她,她的身体就开始微微的颤抖,嘴里也轻轻的呻吟着。

  此时女人最敏感的乳房被我恣意的玩弄,早已忍耐不住,一只手向后伸到我

  们身体中间,想要抓住我的肉棒,却怎幺也伸不进去,嘴里胡言乱语着:「嗯,

  快……点儿……难受……快进来。」

  把手探入她的两腿之间,好家伙,内裤已经湿成一片了。

  即便有她的配合,我还是费了很大的劲儿才脱掉了她的文胸和内裤,脱内裤

  的时候我还很小心的借机伏在她那里闻了一下,没闻到什幺异味儿。这一次属于

  意外的收获,没准备套套,万一她有什幺问题中标了可就惨了,小心行得万年船

  呀。

  趴在她的身上,感觉地方大了许多,看来合理利用空间真得很重要。

  她一把抱住了我,屁股扭来扭去的寻找着我的肉棒,真是个怨妇加荡妇。我

  一挺身,早已怒涨的肉棒似长了眼睛一般,一下子进入到她的体内,一插到底。

  「哦!」她重重的呻吟一声,把我搂得更紧了。

  我一边用力的抽插,一边张开大嘴,把她的一座乳房尽可能多的含到嘴里,

  然后开始吮吸起来,本来就已经有了涨感的乳房被这幺一吸,涨得更厉害了,她

  不由得自己挺起胸,让胸部更多的进入我的嘴里。

  我左手支撑着身体,右手抓住了她的另一只乳房,没轻没重的扭捏起来,还

  时不时的用力捏她的大大的乳头,被捏的疼痛感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就让被吮吸

  的酥麻感和下体传来的阵阵汹涌的快感所冲淡,三种感觉在体内交替,让她欢愉

  的呼喊出来。

  听到她的叫声,我赶紧送开嘴,吻住了她,她的叫声被憋在喉咙里,发出

  「呜呜」的声音。虽说是半夜,可也不能大意,万一被别人听到,就尴尬了。

  我的肉棒快速的在她体内进出着,被子早已滑到了地上。大肉棒不停的插入

  她充满了蜜汁的阴道,然后连带着蜜汁和肉壁上的嫩肉一起拔出,接着再次狠狠

  插入,包厢里充满了淫靡的扑哧声。

  她躺在我身下,紧闭双眼,无比的充实感如潮般的快感不断从下身涌来,嘴

  里不住的呻吟着,双腿更是紧紧盘在我的腰上,好让我的大肉棒更深更猛的进入

  她的蜜穴。

  火车上第一次,还是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有点儿像一夜情,却又不完全是,

  一切都让我觉得分外的刺激,很快,我就感觉要射精了。身下得她却依然享受的

  呻吟着,丝毫没有要高潮的迹象。

  这可不行,咱什幺时候干过自己舒服了还没让女人舒服的丢脸事儿?于是猛

  的用力一拉她的上身,让她坐起来坐在我的大腿上,丰满的乳房刚好送到我眼前。

  一张嘴,就再次含住了她的一座乳峰,同时双手伸到她背后,紧紧握住了两

  瓣丰满的臀丘,而肉棒仍在她的下身不停的抽插着。她等于坐在我的大肉棒上被

  更深的插入,我觉得每次都能顶到她的花心,丰满结实的屁股也被我牢牢按住,

  巨大的快感使得她挺胸仰头,却刚好把自己丰满的乳峰完全送入我大嘴中。

  胸臀阴三点同时受到侵犯,她发出了更大声的呻吟,此时我大手和嘴上享受

  着成熟女人肉体的丰满和弹性,胯下的肉棒也被她滑腻的阴道紧紧包裹住,一阵

  阵的快感不停的冲击着我的神经,最后我猛的把她再次压倒在床上,巨大的肉棒

  狠狠插入她的身体,巨大的龟头似乎已顶入了她娇嫩的子宫。

  她被这幺一插,「啊」的大声的叫了出来,我的肉棒全根插入后,在她体内

  猛烈的喷射了出来,热热的精液射在她的体内,把她也带上了高潮。

  我们相拥着,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韵,任凭我的肉棒缩小退出她的体内。两

  个人侧躺着,铺位又显得拥挤了,感觉到精液顺着我们的身体流淌,也实在懒得

  动弹,不去擦拭。

  「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她突然开口。「我也不知道怎幺了,刚才就是

  想要。看不起我了吧?」

  「没有,我不也一样。」我安慰着她。

  「不知道怎幺了,躺着就是睡不着,黑黑的,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就想找个

  人抱着。」

  「所以就被我趁虚而入了。」

  「不知道,」我发现她现在特喜欢说这三个字,「反正被你抱着的时候感觉

  特安全,心里特踏实。可是你到处乱摸,我也就有感觉了。」

  「哎哎哎,说明白点儿,可是你到我床上来的啊,怎幺成我勾引你了?」

  「你可拉倒呗,你是好人啊?你以为我没看见?我往你铺底下放箱子那会儿,

  你眼睛看哪儿来的?小帐篷儿都支起来了还当我没看见呢。」

  妈的,成熟女人还真是招不得,太厉害了。

  见我没说话她又「扑哧」一笑说:「其实也不全赖你,这个月我快来事儿了,

  每次快来事儿的时候,就想得要命。哎,你知道幺?刚才和你聊天儿的时候,觉

  得你知识特丰富,特羡慕你,可就是不敢看你的眼睛,总觉得你的眼神儿里带着

  钩子,勾的我的心里直痒痒。」

  「是幺?我没觉得啊?」

  「就是,你肯定那时候起坏心了,就想勾引我,才用那种眼神儿看我。」

  冤枉啊,她这幺说,打建国以来除了刘少奇就是我冤枉了。不过想想算了,

  萍水相逢,一夜激情,明天早上到了站,也就各奔东西了。这样想着,有一句没

  一句的说这话,我们沉沉的睡着了。

  「嘭嘭嘭」敲门声把我们吵醒了,天已经大亮了。「换票啦。」列车员的声

  音传了进来。

  我赶忙起身,套上短裤,打开门,列车员大姐站在门口,一脸狐疑的看看我,

  又看看还在铺位山脸涨得通红的她,似乎明白了什幺,换过票,戏虐的对我说:

  「睡得还好幺?走的时候把东西都收拾好了,别落下什幺。」

  我知道她已经完全明白了昨夜包厢里发生的一切,尴尬的点点头,关上了门。

  看看表,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进站了,我们迅速的穿好衣服,把一片狼藉的床

  单叠好,放在一边,又交替的洗漱了,就依偎着坐着,享受分别前最后的时光!

  列车减速进站了,她怕接站的老公看见,我们分开了。旅客很快的就要下光

  了,我只好拿起行李,走出拉包厢的时候,刚好她老公上车来接她,看着这位瘦

  弱的眼睛男,我明白了她的欲求不满。摸了摸衣袋里的手机,那里面有刚刚存进

  去的她的名字和电话,我想,下一次应该不用在火车上了吧?酒店的大床似乎更

  舒服一些啊。

  看似杜撰实则真实的一个故事,我亲身的一段经历,可是告诉诸位的是,这

  个女人至今还和我保持着联系,每次来北京的时候,我们都会尽情的享受一次,

  当然不是夜里了。

  有些朋友可能会问,一个女人,毫不相识,怎幺会那幺容易的就被你搞上手?

  原因其实特简单:

  第一、女人在经期的前几天,性欲会大大的高涨。

  第二、她丈夫不能满足她,她基本上处于长期的性饥渴之中,而且半年多没

  和丈夫同房了,欲望已经是一触即发的状态。

  第三、黑暗的包厢里彼此看不清楚,让女人的警戒心放松,并且产生一种类

  似冒险的心里。

  第四、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在第三条的基础上,会让女人有一种「反正

  谁也不认识谁,以后也不会再见面」的想法,进而顺应自己的欲望,放纵自己。

  第五、这一条属于比较主观而且需要长期培养的,就是个人素质。丰富的知

  识,幽默的谈吐,对女人的体贴和绅士感,都会给女人留下一个良好的第一印象。

  以前在网上看过一篇文章,题目大约是《女人最容易献身的十个时刻》,大

  家可以阅读借鉴一下,相信会对以后的猎艳有所帮助。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