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的肉体相碰声回荡着整间房间。 「师弟……快……就是那!大力点!呃……好……好爽!」琼茹手扶着床沿,张开双腿露出娇嫩的蜜穴正给一名男子用一根粗大的肉棒奸插着。 琼茹蜜穴随着抽插而流出的淫水,经由大腿根处慢慢流了下来。雪白双腿之间充满着她的淫水。口中的浪叫随着身後男子的抽动而有所不同,但相同的是她现在正处於欢愉的状态。 「再大力点!我…我…快泄了!」琼茹大声的叫着,身後的男子却在此时放慢了速度,俯下身子,用双手去搓揉着琼茹那坚挺硕大的双乳,用手指去玩弄那凸起的乳尖。 「师弟啊!你…你怎麽放慢了,师姊的骚穴好痒啊!」琼茹扭动着身躯,不满的叫道。 只见那男子忽停一下,深吸一口气,内力一放一收,那粗大的肉棒就好像是灌了气一般又大了不少。只听得【噢…】的一声,琼茹的脸上的表情就犹如被什麽东西刺到一样,眉头紧缩。 「啊……呃……师弟!我…快不行了,你的肉棒太大了,顶的我小穴快崩溃了。啊……」琼茹因身後男子的突来一招,反弄的自己承受不了,连忙喊停。但身後男子根本就没有要放松的痕迹,反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抽的琼茹的蜜穴的阴唇翻进翻出,淫水则是随着肉棒抽了出来,使得肉棒上的水光发亮。 琼茹荡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全身香汗淋漓,雪白的娇躯因身後的男子推动着而摇摆不停。蜜穴的淫水流的满大腿,口中的淫叫声越来越大。蜜穴中的肉壁也紧紧的包夹着男子的肉棒,阵阵的磨擦,使得琼茹的忍耐点即将不守。 「来……来……来了!」此时琼茹随口叫出,蜜穴中我肉壁瞬间的夹住了男子的肉棒,一股凉凉的阴精奔流而出,淋在男子火热的肉棒。 男子停下抽插,将肉棒深入蜜穴中,感受着阴精的冲击。但却丝毫没有射精的感觉。 就在琼茹高潮之後,男子用手把琼茹扳身过来,让两人面对着。 粗大的肉棒依旧在那高潮後的蜜穴里没有拔出,男子一手扶着琼茹,另一手则去挑逗那凸起的粉红阴核,每轻捏一下,琼茹的口中话声吟一声,身子也随着刺激而摆动。 男子见到琼茹因高潮後身子骨已软弱无力,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爱护她,反而加速了肉棒的抽插速度,每顶一下就直到蜜穴花心,顶的琼茹口中的声吟再起,直叫好。 男子扶着琼茹再顶百余下,琼茹的高潮再起,一股阴精激流而出,男子感受着这股阴精的冲刷之下,将肉棒深入顶着花心将精液射入,就在男子的肉棒在琼茹的蜜穴中抖动完後。男子的肉棒丝毫没有软化的迹象。不过她身下的琼茹因数次的高潮和性爱,已搞的她全身酥软无力,现下整个人抱着男子,而蜜穴中的肉壁也轻轻的吸吮着男子的肉棒,就好像在帮它按摩一样。 男子见琼茹全身无力趴抱在他的身上,就将两人移至床上,将琼茹放到床上,慢慢地拔出肉棒,侧躺在琼茹的身边,看着与他欢爱後的师姐那雪白娇躯之中泛着红红的血色。 这时的琼茹也转头过来看将她搞到极乐世界,无边无际的欢愉的师弟。 「师姐!还满意吗!」男子问着琼茹。 「嗯!我的好人家!差点就被你插死了,你真不害臊。」琼茹红着脸看着男子说道。 「那还要不要再来一次!」那名男子调戏着琼茹! 「不来了。人家现在全身酸痛无力,骨头都快被你给干散了,你现在还来!死冤家。」琼茹媚笑着回答,转身移到那名男子身边,依偎在他怀里。 琼茹知道这名男子说的是实话,因为他身下的肉棒到现在还是硬的着,琼茹一想到那肉棒的好,脸上的红晕就更加的深沈。 男子见到琼茹靠近了他,环手就抱着她,身下的肉棒一抖一抖的触动着琼茹的身体,这个举动令琼茹真的是兴奋莫名,大概她已经爱上了那肉棒了吧! 就在肉棒的刺激之下,琼茹因整晚的欢愉,身心皆已疲惫不堪,早早就合眼睡去,只剩那男子抱者琼茹,但眼神中好像透露出某种深沈的思考中。 第一章 【武林公告亭 公 告】 悬赏 武林道上淫贼排行榜十大淫贼 名单如下 第一名 百花公子 宋如风 悬赏一万两 第二名 残 天 邹 天 悬赏九千两 第三名 慾 地 邹 地 悬赏九千两 第四名 捻花指 李柳玉 悬赏八千两 第五名 玉女花 吕琼茹 悬赏七千两 第六名 恶残鬼 周天避 悬赏六千两 第七名 黑无常 谢 虎 悬赏五千两 第八名 白无常 杨 豹 悬赏五千两 第九名 阴 煞 刘腾天 悬赏四千两 第十名 淫蛇郎 白 坤 悬赏三千两 以上,如有武林人士,摛拿榜内任何一人(生要见人,死要见证)。均可至武林盟总堂领取告示文上明立之悬赏金。 ※ ※ ※ ※ ※ ※ 武林公告亭上的告文,正记述着武林中十大有名的淫贼,这些人能够上榜无不是在江湖上奸淫一些良家妇女,毁了人家一身清白。这等於跟强盗没两样,只是强盗抢的是财物,而他们抢的却是女孩家最注重的贞操,更甚是有些是不但毁了人家清白,还不知练了什麽损人的阴功,把人家的元阴全给吸光,好的是当场死亡,可怜的是终生残障变痴障。 本来嘛,要女人。你有本事就自己去泡嘛!何必去强行奸淫人家呢,又用下药又用胁迫的。人家又不是天生欠你的,为什麽要奉献给你她的身体。 咦!你问我,我是谁?怎麽没事在这就像疯狗一样见人就乱叫。 我告诉你,武林道上新掘起的奖金猎人就是我,我叫尹玉龙,今年二十二。自从我师父为了抓一名江洋大盗而弄的双方两败俱伤,导致伤重死亡。自那一刻起,我就正正式式的成为孤儿,噢…不,应该是孤家寡人才对。 嘿…,你一定会问,为什麽我师父挂了,我就变孤家寡人呢?难道我没家人吗!其实事情是这样子的! 十几年前,我所出生的地方发生了三十年来最大一次的旱灾,母亲在我出生时因为难产血崩而死,只剩下父亲和我相依为命的生活。那年的旱灾很严重,家中唯一的几亩旱田也因为旱灾使得农作物根本就无法收成,加上地方上的税金又抽的重,父亲因税金缴不出来而被官府收押重打几十大板。没想到这一打,竟把我父亲给打成了重伤,没多久就因伤重死了。那年我才五岁,好心的邻居为我用几块木板钉了一个箱子,将我父亲给埋在我母亲坟墓的旁边。从那一刻起,我就真的成孤儿了,每天拿着一块破碗到处乞讨生活,直到几个月後遇到我师父。 说起来,我师父对我还不错,他终生未娶,因为职业的关系有时一个月才有二、三天在家,可他对我的各式教育可没因不在家而有任何松懈,上至武功暗器,下至琴棋书画,每一样他都特别花钱去请人来教,尤其是武功这一项,他更是请来了号称是他师兄的一位独脚老人来教我,起初我对这位独脚老人可说是不屑一顾,但自从他使了一记单脚腾空抓鸟的武功後,那时的我可说是对他配服的五体投地。当然往後的日子是他说什麽我做什麽。 说到我这个师伯(他是我师父的师兄,当然叫师伯),虽然每次随着他练功,总是被他修理的十分凄惨。不过他有时对我也挺好的,有时不练功,他都会叫我去澡盆里泡热水澡,然後他在旁边不知加了什麽名的药草,每次我问他,他总是说是给我强身用的。 有时要向他打听一下他的过去,他就是不回答,有时问烦了,他还会加重修练的时辰,把我操的半死才让我去休息。不过令我好奇的事,他有事没事就喜欢把我的小鸡鸡掏出来看看,尤其是泡过药澡之後的几天。每次看,他总是会哈哈大笑,我真得很奇怪他到底是在笑什麽!他是有病吗? 记得十四岁的那年,有一天,师伯说要传授一种运气功,要我好好的练,说什麽练成以後会对以後有帮助。那我就反问我师伯问他有没问练过,他说没有,没有那还叫我练,当然这种回答还是招来一顿修理。结果在师伯他的威胁利诱之下,我还是练了。 每个月,师父只要有在家就会例行每个月的各种考试,从武术的十八般武艺到文人的琴棋书画,无一不考,考的好,师父有奖励,考不好,当然是挨鞭子。 我二十岁那年,师伯因染病过逝,留下我和师父。说真话,这麽多年和师伯在一起,多少也有点感情,出殡的当天我哭的比谁都还惨,师父以为我是因对师伯的多年感情才会哭的那麽惨,走过来拍拍我,叫我不要难过。但其实我是在哭诉当年他叫我练的运气功是什麽名堂,我到现在也搞不清楚,他就这样挂了,那我找谁问去。 自从师伯过逝後,师父也就少出去工作了。以前是一个月有二、三天在家,现在变成一个月只有二、三天不在家。不过师父也蛮奇怪的,不知道为什麽最近老叫我要去考取什麽功名,说什麽只有考取功名才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 我呸!师父可能是老了,有老人痴呆症了。我父亲是怎麽死的!开玩笑,还叫我去考取什麽功名,我可不想以後死了,到了阴曹地府见了我父亲还被我父亲臭骂一顿,连死了都不得安宁。所以在我出师那天,我选择了师父的路,当一个奖金猎人,自由自在,又没人管,抓到了人,又有钱拿,民众又会给你拍拍手鼓鼓掌,这可比什麽考取功名後当个什麽鸟官来的要好的多。本来师父是不同意的,但扭不过我,也只好答应了。 但好景不常,有一回,师父要去抓一个江洋大盗做为他金盆洗手的礼物。结果不知是师父老了,还是对手真有几把刷子,两人拚斗了数百回合後,两个人都受了重伤,人抓是抓到了,但师父的伤势过於严重,那笔悬赏金反而变成了师父的治丧费。 接连几年,师伯死了,连师父也死了。一连串的打击让我身心有点疲惫。在家休息了数月精神才渐渐平稳! 一天下午,我正在庭院里坐在竹躺椅乘风纳凉,手里拿着一本百家集在看。家中的一位老管家突然拿了一封信给我,说什麽是我师父临终前所留的。 我打开信看了看,其实信中也没说什麽,只是嘱咐我要好好的照顾这个家,家中的仆人不要把他们给遣散,他们都是镇上的一些可怜人。还有就是师父将身下的家产全部留下来给我,要我好好加以利用。 我顺手将附在信中的财产清单看了看,哇!师父还真是有钱,镇上几万亩水田旱田,师父登记有权的就快一半,加上镇後山上的茶园他也有投资,零零总总加一加,师父他老人家可说是本镇最有钱的,可能连镇上那最嚣张有钱的王大户也不过是尔尔而已。不过师父他那麽有钱了,干嘛还要去做奖金猎人,做到最後连命都给赔了。 这就难怪,师父以前曾叫我去考个功名回来。原来他的後路早就准备好了,不过他老人家没有享服的命,刚要收手退隐安养晚年,竟被他这一生最後抓到的江洋大盗给搞死了。 不过这样也好,师父他老人家没得享用的,我这个他唯一的徒弟就辛苦一点帮他享受回来,反正这麽多钱,也够我用一辈子了。 虽说要享受,但也不能太挥霍,毕竟名言道《勤俭有利持家》,日子过的像样一点就行了,何必要搞一些有的没有的。用不到呗! 在家的日子待久了,就想到了当初出师时的志愿,反正闲也闲着没事,我准备了一些简单的行囊,交待家中的管家,叫他们把家里顾好,又顺道提醒他,如果秋收後的田地租金要收时我还没回来,就自己找人先去收回来。每天收多少都要列册记录,然後把钱存到镇上大街上的《永富号》计息。这交待完了我才出门去。 出门几天,一路上的风景不在话下,白天走在郊外小道上看着四周风景,夜了就找家客栈休息,走了几天到了一个县城一进县门就看到了武林告示亭的公告。 「哇…第一名就有一万两银子耶!连最後一名都有三千两!这些人的身价真是高啊!」我站在告示牌前看着新公布的十大淫贼名单。 「咦!怎麽会有女人的名字。淫贼还有女的啊?淫贼不都是男的吗!难道这年头变了,连女人都可以当淫贼,还进十大淫贼榜中,而且还是排名第五,怪怪!」我的心中一阵纳闷,怎麽淫贼还有女的,这淫贼名号可是少数几项是专属男人专用的称号啊。 我的心中暗想,但想归想,肚子饿了还是要吃饭,刚才一路赶路,早就过了午餐时间,肚子老早就在哭诉主人虐待它了。 我迈开脚步,走向一条市街,刚走进去,就看到一张大招牌,上头写着《福来客栈》,乾净的招牌,店小二忙进忙出的接送客人,代表着这家客栈中一定有美食。不然不会人来人往! 我才走近客栈外,就被店小二给接进了客栈,一入客栈,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客倌!楼上好吗!比较清静!」店小二很会看人,看我有点文人气息不爱这种热闹吵杂的地方,连忙带我至二楼。 一上二楼,果然是比较清静,我一上楼就看到靠窗户的一张桌子,於是我就选择了那一张。 一坐上椅子,店小二就满脸的笑意问着我说:「客倌!你要点什麽?」 「来壶当令春茶,几盘你们这里最好吃的小菜,就这样!」我告诉店小二我要什麽。 「客倌!你稍等,东西马上就来!」店小二话一说完,转身就走下楼去。 我望着窗外,看着市街上的行人来来去去,听着生意人做生意的吆喝声,正看的入迷,一阵的敲响声我把给叫回来了。 「大家注意啊!有淫贼来到我们县城了,昨晚胡同内的李大户的女儿被淫贼给淫辱了,请大家晚上睡觉要关紧门窗,过夜後尽量不出门,慎防淫贼的入侵!」一名衙役敲着铜锣一边说道。 我看着那名衙役的身影渐渐走远,心中正好有一个冲动,今晚该是我开张的时候了。就在盘算要如何捉淫贼之时,我的饭菜也上桌了。 「店小二!你们这里还有空房吗?」我看着店小二摆饭菜时顺道问他。 「客倌!你要住房啊,有…有…,你先慢吃,吃完了我才带你去房间看看。」店小二微笑说道。 就在用餐过後,店小二带我来到店後的一间单房庭院。当然,这是我要求的,因为此时的我需要安静的地方休息,虽说租金会贵一点,但只要捉到这名淫贼就可抵消租金了。 是夜!我一人独坐在客栈屋顶的屋檐,细细的观察周围的变化动静,师伯教的《冥象心法》可以去感应四周环境的变化。 就在此时,风中的一丝波动,让我感应到有人正用轻功在屋顶上移动,我望眼一瞧,客栈东南方的住屋附近有着人影的幻动。 我马上一个提气,用上了出师後的第一次轻功追了上去。 第二章 连续越过数户人家,就在我眼前数十尺的淫贼并没有发现我,仍然鬼鬼祟崇的游移至一户人家的高墙边。 就在淫贼以轻功轻松的如一只燕子般,一跃就越过二、三尺的高墙,我也跟随着他的路线进入了此户人家。 一跃进这户人家,我低头一看,地上的脚步痕迹可能因为淫贼施展轻功,显得又小又浅,想怕是怕别人发现。 我跟随着淫贼的脚印,来到主屋西边的一间厢房,我走近了房间,就听到房间发出阵阵悉嗦的脱衣声,我连忙趴到窗户边,用手指挖开一个小洞,凑眼看去。 一名黑衣蒙面人正在脱床上女子的衣服,见床上女子毫无反应,想必不是被下了蒙汗药,不然就是点了穴。 抓贼要有证据,先让你这个淫贼爽一下,我才来料理你。 我趴在窗边看着黑衣人脱光床上女子的衣服,见此女的外表虽非闭月羞花之貌,但雪白如霜的身躯,恰到好处的身材。丰满坚挺的双峰,看的我火气直升。 就在黑衣人把床上女子的衣服脱光之後,并没有马上像一般猴急的淫贼,脱裤提枪就上了战场。他反而开始脱了自己的衣服。 正当他把黑衣脱掉时,真的是让我眼睛都看呆了。他竟然里面什麽都没穿! 他…喔!不,该是她,竟是个女的。就在我暗自惊讶揉自己眼睛再看一次之时,突想起十大淫贼排名第五的《玉女花–吕琼茹》,难道是她。 黑衣人脱掉夜行衣,露出了狡好的身材,娇美丰腴的背部,雪白的微翘丰臀,修直的双腿,看的我火气直冲老二。 只见她慢慢的爬上床去,低下头来,轻含着床上女子的乳尖,一只手则移至那稀疏的三角地带,手指头慢慢的在床上女子的蜜穴洞口搓揉着。 「嗯…」一声轻呼,床上女子因女淫贼的挑情动作而发出呻吟。 灯光幽暗的房间中,并无法看清这名女淫贼的像貌。而在屋外的我,吹着夜晚的凉风,看着这场春宫戏,心中真是暗骂不已。 这时,这名女淫贼移动身躯,慢慢的趴到床上女子的上面,用她那同样丰满坚挺的双峰贴在床上女子我丰胸上,用划圆的方式来达到双方的欢愉。 随着贴胸的动作越来越大,床上两名女子的呻吟声也渐渐大了起来。 女淫贼用手指抠着床上女子的蜜穴,才一会,手指拔出时,竟在幽暗的光线里看到一丝犹如蜘蛛丝的银丝。 女淫贼看着床上女子的身躯,露出了浅浅的微笑後,从背後的黑衣之中拿出了一根雕琢成犹如男性生殖器一般的假阳具。 这名女淫贼将假阳具放入正在呻吟的床上女子口中,轻轻的搅拌後才将它拿了出来,移到了蜜穴处。 只瞧那女淫贼的一抹邪笑後,用力一截,床上女子忍不住唉叫一声,但随即被女淫贼用手给摭了起来,无法出声。 随着女淫贼一弄一弄的抽插手上的假阳具,床上的女子也由痛苦的呻吟声转变成为欢愉的呻吟声。 房内伴随着女子的呻吟声,我的火气也升到了最高点,生气的老二,一抖一抖轻轻的敲打着墙壁,好似抗议一样。 此时的我,已无法运起师父所教的静心心法,一串串的汗珠早已从额头上流了下来。而我只能继续的监视着她。 房间内的女淫贼看着床上女子的欢愉表情,脸上的笑容也一直不断。我真怀疑她是不是心理变态。 嗯…喔…嗯…的呻吟声越来越快,床上女子的细腰突然扭动了一下,口中「噢…」的一声,就没了声音。此时女淫贼才拔出了假阳具,用女子的睡衣擦拭乾净,睡衣上还留有淡淡的血色,想必这名女子是处子之身吧! 女淫贼在看到床上女子高潮之後,走下了床,拿起了衣架上的夜行衣穿了回去,扮回了蒙面人,又把假阳具收回怀里转身走了出来。 我看到女淫贼正要走出时,连忙闪身,躲至黑暗处,眼睛盯着女淫贼离开。 就在女淫贼出了房口,朝四周看了看,才轻声的关上了房门後离开。 就在女淫贼离开後,我也马上跟着她离开。 跟踪女淫贼至县城外的一处树林,女淫贼才拿下面罩,放慢速度游走在树林之间。 我眼看时机已到,连忙身形一闪,一个轻功跳跃就到了女淫贼的面前。 「你…你是谁!」女淫贼见行踪败露眼现凶光。 「我!我是谁!我是你们淫贼的克星!俺叫《淫贼抓光光,钱财入我袋》的一代奇男子《尹玉龙》。」我不避讳的告诉她我的真名,反正我的名号早晚还是得要上?面,早说晚说,还不是一样。 「哼!我闯荡江湖这麽久,怎没听说过有你这号人物!不过你也只有今天了,看招!」女淫贼见行迹败露,使起武招要杀人灭口。 啪…啪…碰的击掌声不绝,我站立原地不动,只用一手就化解了女淫贼的所有攻势,女淫贼见我拆招如此厉害,稍有迟钝,就被我的掌击拍到肩头,退後了数步。 「哟!我以为淫贼都是很厉害的,才能去奸淫人女。怎麽,是不是刚才太过欢愉,使你的招式使不出来,还是意犹未尽想再找人再来一次啊!」我戏闹着她。只见那俏丽的脸庞早就气的脸色发青了。 「纳命来!」女淫贼在我的戏虐之下,火气更旺,出招的速度更加凶悍。 啪…啪…啪…的掌击声再起。我依旧站在原地不动,用一只手化解女淫贼的招式,此时我玩心大起,一个反手回转一拉,便将女淫贼的夜行衣给脱了。 「你…你…」女淫贼见自己的衣服被脱,连忙用手摭住了那雪白坚挺的双峰。 「咦!你不是淫贼吗?怎麽还怕别人看你的身体!」我忍不住的盯着那曼妙的身躯直看,口中仍不放过的调戏她。想到她刚才与人干那档子事,慾火就不断的在丹田处燃烧。 「你…」女淫贼气得俏脸涨红,媚眼发出忿怒的眼光。 「嘿…你是淫贼耶!淫贼还会脸红,那你还干什麽淫贼,还用假东西毁人清白,你这种人比那种男淫贼还要过份,最是要不得!」想起她和同性之间的虚凰假凤,还用假阳具来毁人清白,自小研读圣贤书的我,心中的那把尺在此刻就有点缩短了。 「淫贼又如何,毁人清白又如何,反正她以後嫁人了,还不是一样要给男人用。」女淫贼听我训诫她,心有不甘,一连串的反道德话就由她的口中说出。 「做淫贼还那麽嚣张,看我今天如何收拾你!」 我心中一怒,右脚一迈步,家传绝学《幻影千掌》脱手而出。女淫贼见我出招,也急忙的运功防御,但因一手还护着胸前,只能用单手反击。一招幻影千掌还未使完,便被我一手擒住。 本来女淫贼和我武功本就差了一大截,现在她只用一手来防御我的攻击,当然就被轻而易举的给擒拿住了。 女淫贼看她的一只手被我擒拿住,也顾不得女孩家的扲持,护着胸前的手也急忙挥拳反抗。 【啪…】 女淫贼的粉拳才一挥到,就被我用另一手给制住了,而此时展现我眼前的是一张因生气而艳丽俏红的脸孔,胸前的粉乳更是坚挺且丰满,两粒微凸的蓓蕾更像是花生米一般大小随着女淫贼的呼吸而晃动。 「如此艳丽漂亮的女人,为何还要去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呢,找个好婆家嫁了,还怕生活难过吗?」我纳闷的看着女淫贼的脸,苦口婆心的说出我的感想。 女淫贼那泛红的俏脸,因被我双眼看着她那美丽的上半身,脸色不断的加深。一时之间,女孩子家的那股扲持感给涌了上来,在她那双媚眼之中,竟泛着泪水。 我看着她那梨花带泪的表情,心中竟有不舍,连忙问道:「你怎麽啦?」 天生就怕女人哭的我,以前一次因捉弄家中的女婢,却把人家给搞哭了,一时之间竟把我弄的手足无措,用尽了各种方式来哄她,惜她。才让她停止眼中的泪水泛滥。 致此之後,每当我要向女婢们生气时,她们总是用这种泪水攻势来对付我,让我这个男主人在家丁之中毫无威严,但好在家中的奴仆们都还知进退,不然他们可能就不用做了。 就在我问了女淫贼一声,只见她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脸上的俏红也因为哭的关系而更加红嫩。 「哇…」的一声,她也不管男女有别,直接就偎到我的怀里嚎啕大哭。 「事情怎麽演变到这种情况,我现在是在抓淫贼耶!怎麽反让淫贼偎在我怀里哭呢!」 心头上还理不出一个头绪来,而怀中的女子却已哭成泪人,激动的哭泣让她不断的在我怀里抽搐。胸前的娇嫩则不停的刺激我,诱惑我。 「好!好!好!你不哭,我就不送你去领赏,你说好不好!」我以为她是为了怕被我抓去武林盟领赏去,所以才会嚎啕大哭。 「哇……」 这不问还好,一问她哭的更大声,身上不断的在我身上扭动,好似诉说着千百个原因。 此时的我已不知要如何是好,只好先放开她的双手,但谁知一放掉她的双手,她却好像依偎着她的亲蜜爱人一般双手紧紧的环抱着我,而那俏脸也更放进我的胸膛,好似女儿依偎着父亲一般亲蜜。 此时的她哭声渐渐变小,身上的抽搐也没有了,而她却在此时将脸贴在我的胸膛,左摆右晃的用我衣服擦拭她脸上的眼泪和鼻涕,弄得我衣服全脏了。 「嘿…你怎麽这麽脏啊!怎麽在我的身上擦鼻涕呢。」看到她竟用我的衣服来擦眼泪鼻涕,我的气几乎又要上来了。 「不准生气,再生气我就再哭给你看!」女淫贼嘟起小嘴,在我怀中娇叱道。 嘿…他还真是捉到我的痛脚了,竟给我用这一招。她是淫贼耶,我是奖金猎人哪!这世间还有没有天理啊!怎麽奖金猎人被淫贼给制住了。 就在女淫贼环抱着我,安静的像一只小绵羊一般,静静的拥在我怀里时,阵阵的秋风吹来,让我怀中的女子(该说是女淫贼,怎麽她一哭就身份全变了)的肌肤起了阵阵的疙瘩。 我不想在此时把她抓出我的怀中,我伸出脚来,将地上的夜行衣给勾了上来用手拿着,稍稍的抖一抖再披到她的身上。 「谢谢!」女淫贼感觉到我用衣服披到她身上,说声了谢谢。 「如果她不是淫贼该有多好,但今天她的所做所为还是不容社会,但看她这样子,我的心中倒是有点不舍。」 就在心中的念头一闪面过之时,怀中的女淫贼环抱在我身上的双手却已放轻了力。 「喂!你也哭够了吧,起来吧!」我轻轻的去摇动她,但她却没有丝毫反应。 正当我要将她从我怀里抓出,却感觉到她那均匀的呼吸。 「嘿…睡着了,你还真厉害,这样也能睡,不怕我现在抓你去领赏啊!」我看着怀中的女淫贼,嘴上自言自语的说道。 「怎麽办,这家夥现在就躺在我怀里,要送去领赏也不是,要放她走也不是,因为她睡着了,两头为难啊!」我的心中苦笑。 「唉!算了,今天算我倒楣碰上了你,先带你回客栈去了,不然还能怎麽办,反正瞌睡虫也已经找上我了。」我深深的打了一个哈欠。 抱起怀中的女子,又将夜行衣轻盖着她的身躯,她那美好的娇躯印入的的眼中,真的是春光无限好啊。 正当我正用力的欣赏她那美好的娇躯,她却微微的侧了一下身子,将坚挺的丰胸靠在我的胸膛,而她的艳丽俏脸则依偎在我的胳膊中带着笑脸睡去。 我抑头看着夜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才迈开脚步抱着第一个生意走回县城的客栈中休息。 第三章 「嗯……」 床上女子轻吟一声! 「咦…」 床上女子张眼看了自己身子,竟发现被人用长巾给绑了起来,动弹不得。 「嘿…女淫贼!早啊!」我露出一个微笑,向着被我五花大绑的女淫贼道了一声早! 昨夜的折腾,不但怒火上升,还因为欣赏春宫戏码,连带慾火也上升不少,我毕竟不是一位未经人事的男人。以前师伯带我练功时,有时候心情好,就私下带我去镇上最大家的酒楼《思春院》去喝花酒,不过那时只能看,不能用。 有一次师父不在,而我跟着他练功,便私下问他为什麽每次去思春院只有他能用,而我不能用时,他只淡淡的回了我一句! 「混小子!教你练的那套气功心法都还没练成,就想破戒,想找死啊!」 就句话直到现在我还是无法猜透这其中的涵意,这也是师伯当初教我武功时所遗留下来最大的伏笔,加上敬畏师父的威严,不敢发问。所以师伯去世时我是多麽的伤心和害怕!伤心他的去世,害怕他教我的内功心法万一要是出了什麽差错,那该怎麽补救,但出乎意料的是,有次师父在测验我武功时,对我说了一些话! 「龙儿!你的内力越来越精纯了,表示你师伯教你的内功心法你已练的差不多了!」 「谢谢师父,这是师伯教导有方!」我谦虚的回了一句! 「练的差不多,并不代表就不用再练了,如果你有心要走师父这条路,你就要好好的再练下去。只不过这套内功心法似乎还有一个瓶颈在啊!」 师父说完这句话,脸上表情就是一付沈思,但至於是什麽瓶颈,直到他死也没有个所以然。 「喂……」女淫贼在床上对我大吼着。 我并不理她,早上起床後到院子练了一会功,梳洗完後,交待内房小二去帮我准备一份餐点送到我的房里,此时的我,正在享受着美味的早点,对女淫贼的吼叫是视若无睹。 「喂……你死人啊,不会回答我一声吗!」女淫贼耐不住性子,嘴上的不客气脱口就出。 我放下筷子,转头看着床上的女淫贼! 「你有没有礼貌啊,你不知道《吃饭皇帝大》吗!你在嚷嚷什麽,吵死了!」吵到我吃饭,使得我火气有点上来了。 女淫贼在床上扭动着身子,对着我说道:「放开我!」 「我为什麽要放开你,你是犯人,你没自由的权力!」我又拿起桌上筷子,又开始享用我的早餐。 「我要小解!」女淫贼瞪着我看。 「要小解,那还不简单,你等一下!」 我又放下筷子,起身走往屋内的角落处,拿出了夜壶,就在我要拿往床上时。 「耶…不对啊!我在吃饭哩,怎能让你在这个时候小解呢!」说着,又把夜壶也放回角落。 「喂…你到要怎样,你在不给我小解,我就在床上解决!」她的粉脸因为生气,不断的涨红。 「又不是不给你方便,只是我现在正在用餐,等用完餐之後才给你方便!」话一说完,我又拿起桌上的筷子动起手来。 「我快受不了了!」女淫贼的声音十分尖锐刺耳。 「好…好…好…」 我起身再回到角落处拿起了夜壶,走到了床边。 「好了,夜壶来了,你自己方便吧!」我将夜壶放到床上,话一说完转身就要回去吃早餐。 「喂…我被你绑起来了,要怎麽小解嘛!」女淫贼看着用餐的我说道。 「你很烦耶!」我生气的起身走回床边。 「你到底要怎样,说吧」我怒眼瞪着她看。 「解开我身上的长巾就可以了!」女淫贼要求着。 「不行!我说过你是犯人,你没有自由。」我摇摇头。 「那…那…我怎麽小解嘛!难道要你帮我啊!」女淫贼不知所措看着我说道。 我露出一个笑容,一个非常奸诈的笑容,脸上的表情给他装的色迷迷的样子。 「要我帮你也是可以的,不过你得付我服务费!」我笑笑着说。 女淫贼看着我那付嘴脸,脸上顿时惨白。 「不…不用了,我忍一下好了!」女淫贼看到我那付嘴脸,连忙喊停。 「不用就早说嘛,害我早餐都快凉了。」我假装生气的说道,其实心中是无比的高兴,昨晚的人力马车费用就在此时给要了回来。 就在用餐完後,我拉下床廉,叫内房小二来收拾东西,顺便拿钱给他,叫他去帮我买几件衣服来,剩下的钱算是给他当走路费,乐的内房小二直说谢谢。 就在内房小二帮我买回衣服後,我嘱咐他没有我的吩咐不决任何人进来这里。 内房小二点头应是。 我拉开床廉,望着床上女子说道:「刚才有人你为什麽不喊!是怕什麽呢?」 「我又不是傻子!」女淫贼横了我一眼说道。 这也难怪,昨天官府才通知说淫贼横行,现在她可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当然不敢大声嚷嚷,免得泄了行踪被送进官府。 「你到底是谁?是不是武林盟公告榜上的淫贼《吕琼茹》!」我看着她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把我送进武林盟顶多一死,怕什麽!」女淫贼对自己所犯行为根本毫不在乎。 我看着她一脸不屑的表情,心中的怒火导线已被她又燃起,只差我的性子的忍耐度到那里而己。 「是不是!」 我生气的抓着她的手,用内力在她的体内不断的刺激着,她的脸上表情也因内力的刺激而十分的痛苦,斗大的汗珠不断的由额头流出。 这招逼问法是师父针对问话不答的犯人所想出来的,利用自己的内力在别人的身上游荡,不同的出力,所展现的效果就不同。是针对那些顽抗不灵的犯人最有用的逼问法,但要是遇到内力比自己还强的,那这个招式就没有用了。 女淫贼被内力刺激的满头大汗,脸上肤色惨白,但针对我的问题,她还是闭口不答。 「说不说!」我的口气平和之中又带点威胁。 「是…是…」女淫贼受不了刺激,口语不清的回答道。 在听到女淫贼的回答之後,我放开了手,伸手往床头旁拿起手巾,轻轻的擦拭掉女淫贼脸上的汗水。 「你…你…为什麽还要对我这怎好?」女淫贼喘着气看着我手上的动作,心有纳闷的问道。 「这只是我对付犯人的手段之一。我师父说过,做我们这一行,一定要查明实据才能动手抓人,不然万一抓错了人,给错了差,那我以後在这一行就甭混了。」我细心的擦拭着女淫贼那张惨白的俏脸,虽说面无血色,但那艳丽的外表还是存在的。 「那你刚才还那麽对付人家!」 「谁叫你刚才回答问题时的那种态度之差,就让我想好好的整你一次。」 女淫贼的口气似乎有点顺服的味道,但这究竟是不是她的脱身之法,我想还是得小心点,我可不想第一次做生意就把自己给弄的满身臭。那我以後怎麽在江湖上下混下去。 「好了!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东西!」 我在擦拭完女淫贼脸上的汗水,顺道问了一下。 「嗯…」女淫贼向我点点头轻声答道。 我起身正要走出房门去拿点吃的,後面的声音即又传来。 「喂…可不可以让我换件衣服?」身後的声音听起来是那麽的温柔,丝毫没有刚才那股不屑的叫嚣之意。 我转过身来看着她,心想她到底想搞什麽花样,我走到床边,两眼深沈的看着她。 「为什麽要换衣服?」我看着她问道,但她脸上泛起的红霞似乎诉说着另一个情况。 「我…我…我…」女淫贼的声音细不可闻。 「我…我…什麽啊!咦…这是什麽味道,怪怪的!」刚要问她,一阵怪味随着空气弥漫在房间里头。 「咦…怎会有股尿骚味!」我抑下身子用鼻子去嗅那股味道的来源。 随着我的动作,女淫贼脸上的嫣红则是更加的俏红,身子也因我的动作而闪避着。 「你干嘛,不要动来动去的!这样我很难找到那股尿骚味的来源!」我立刻用手去按住她的大腿处,怎知一按下去,手上就传来湿湿的感觉。 「你……」我讶异的看着女淫贼,想不透她为何真的在床上小解。 「啊……不要看!」女淫贼被我发现她失禁在床上,那股羞耻感让她女孩家的矜持一股恼的全涌了上来,不断的扭动身子,要避开我的眼光。 「怕什麽!淫贼都做了,还怕男人的目光。」想不透,真的想不透! 我转移目光,伸手将绑着女淫贼的长巾给解了开,顺手又绑着她的手,这才往桌上的包伏中拿出一套男人衣物。 拿着衣物,又跟着取出一块乾净的手巾,我转身走向床去将女淫贼的身子给立了起来,让她站在床上。 「你…你…我…我自己换!」女淫贼看着我弄正她的身子,却没有要解开她手上的长巾,大概已经知道我要做什麽了! 「不要动,你这样我很难动手帮你!」 我按住女淫贼的身子,顺手就要将那件夜行衣的裤子给脱了下来,那里面连一件亵裤都没有,还真的是淫贼一名。 就在裤子脱下的刹那间,我的目光被眼前的美景给吸引住了,白嫩无瑕的玉体,平坦实坚的小腹,毛梳整齐的三角森林,看的我身上的血液不是往脑门上冲而是往下面的小脑袋冲。 美好的光景让我看的不知要如何下手清理女淫贼的下身污垢,女淫贼惊觉我的怪异,不停的扭动着身子,使得三角地带附近泛起阵阵滢光,刹是美丽。但一股异味却在此时扑鼻而来,闻的我一阵作恶。 我停止了眼光的注目,看着女淫贼说道:「你…下次要小解时,请告诉我!」 「什麽!刚才我要小解是谁不让我解决的,要不是你刚才用内力逼我,我也不会失禁!」女淫贼气的满脸涨红。 我也不理她,蹲下身子就用手上的手巾慢慢的在女淫贼的蜜穴处和大腿内侧轻轻的擦拭着。我用手巾轻轻的在女淫贼的蜜穴处细心的擦拭,每当我擦拭一下,女淫贼的身子就颤栗一下,就连擦拭大腿内侧也是一样。 「喂…不是叫你不要动了吗!不要一直在那里动啊动的,我很难擦的。」我一边擦拭一边说道,完全不知道女淫贼此时早就因为我的动作而春心大动,呼吸已是出气多进气少。 「奇怪,怎麽擦就是擦不乾净,老是有水出来!还黏黏的。」 我才刚在蜜穴处擦拭完毕,要继续往大腿内侧擦去,没想到不用一会,蜜穴处又湿了。 「你…怎麽…」 我正要开口骂道,女淫贼整个人早就软了身子整个人趴到我的身上压了下去。 「你干嘛!这是…」我撑起被女淫贼压住的身子,才将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床上。 这个动作还没作完成,女淫贼就用被绑住的双手环住我的脖子看着我。而她从樱嘴中呼出的气息,隐约带着一股幽幽的淡香,闻的我心辕意马。 「你这是干嘛!」我双手抓着女淫贼的手。 我的理智告诉我,如果我不赶快挣脱在脖子上这个手环,那下步就是可能要陪上我以後在江湖上做奖金猎人的资格。 话刚说完,女淫贼那双媚眼水汪汪的看着我,脸上的红晕加添了她的艳丽,而因刚才趴到我身上的关系,身上穿的夜行衣的带子也松了开来,丰满坚挺的双峰随着呼吸而抖动着,那种春光刺激着我的小兄弟在不断的充血,早已长大成人。 「你…」 我的话还没说完,女淫贼整个人就往我这边贴了过来。 第四章 淡淡的清香随着女淫贼的动作传来。 她张开小嘴吐出了香舌,很熟练的就往我的嘴里钻去。她口中的津液随着她的舌头传到我的口中,淡淡的香味就犹如喝着淡薄的甜汤一般滋味。 我的心中正在不断的做出挣扎,毕竟才刚出道,很多事情都需要再三的查证,但此时此刻我的心已无法再静下来,我顺着女淫贼那识途的香舌和它纠缠在一起,而我的双手早就不规矩探上那丰嫩的双峰。 那丰满的娇峰,因我的搓揉而变形着,口中的交缠持续不断的交锋,女淫贼的口中也不时的传出阵阵的呻吟声。 「嗯……嗯…」 连续不断的呻吟声,我火热的肉棒也擅抖不己,下半身的裤子早以撑起一处高高的帐篷。 我顺势将女淫贼压至床上,扳移了她套在我脖子的被绑双手,我挪开其中一只正在女淫贼身上放肆的手,去解开女淫贼双手的长巾布。 随着手上的动作,我知道我已经沈沦下去,现在的解决之道可能要等身上的慾火退却後再来想办法了。 女淫贼解放後的双手,熟悉的脱去我身上的衣服,此时展露在女淫贼眼前的,是经过多年不断的锻链後才练成的结实身躯,而跨下的粗大肉棒早就等待着守节多年的第一次挑战。 我手上的动作伴随着女淫贼脱衣的动作,不断的游移在她也娇嫩的肌肤上,滑嫩无比的柔触感,比摸着丝绸的感觉还好。 我生涩的在她身上不断的探索,由丰胸上的粉红顶点走到稀疏的三角地带,经过了那里,才到了女淫贼最私密的地方。 两人口中的舌头仍持续着津液交换,而她的双手则是移到我火热的肉棒处不断的挑逗它,使它只连用抖动来表达它的抗议。 我手上也不断的去碰触早已春水潮流的蜜穴处,湿湿黏黏的感觉由手指上传来,心中的慾火直升,手指头也慢慢的探入幽谷里面,只觉得温热的肉壁好像会亲嘴一般不断的吸吮着我的手指头。 就在此时,我的舌头离开了她那芬香的小嘴,淡淡的清香味还在口中回荡,我移开身子坐到她的身下方,望着眼前这幅美丽的裸体。 「不要看……人家…人家会不好意思!」女淫贼声细如蚊飞,脸上的娇羞模样十足像个新嫁娘。 「花遇春来开,佳偶伴天来!」我口中念着偶提的诗句,但目光丝毫没有离开过女淫贼的身躯。 「唉!你不是女淫贼该有多好…」话才说一半,女淫贼早用那白皙修长的双腿绕到我身後,勾住我的後背看着我! 「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女淫贼双腿一用力给勾进她的身下处,粗大的肉棒顺势刚好放到她微微张开的蜜穴处。 「噢…」 才一碰,女淫贼的口中随即发出一声呻吟,敏感至此,真是曾未有所闻! 我压下身子,用舌头去探索女淫贼滑嫩的身躯,她身上发出的淡淡清香,可不像以前去酒楼时那些青楼女子身上的胭脂粉味,就犹如刚开的一朵春花所传出的味道。 不断的游移至那早已湿润的蜜穴处,先前的尿骚味早已被一种不知名的味道给占据了,我伸出舌头去挑动那微突的地方,每舔一下,她的身子就轻擅一下,连续数十下,蜜穴处竟流出不少的春水。 「我…我…嗯…嗯…」 女淫贼摆动着身子,好像诉说着她的需求,我停下所有的动作,将她的一只脚放到我的肩上才将肉棒移至蜜穴处。 看着娇红嫩脸的女淫贼,她不好意思的将头偏到一边,嫣红的俏脸,像是在诉说着无尽的春意。 我将龟头慢慢的滑进湿润的蜜穴里,狭小的嫩穴里充斥着数道的肉摺欲阻挡我的进入。 「唔……痛啊…轻些…」女淫贼看着我脸上眉头微皱的说道。 女淫贼这样的举动触动了我心,莫非……她是处女!不!不可能的。 以她的所做所为,怎可能还是守身如玉,那刚才熟练的调情动作又是从何而来。 心中的念头一闪即逝,粗大的肉棒只抵在蜜穴的入口处,二话不说我屁股一个用力,粗大的肉棒顺着湿润的春水进入了那神秘的地方,但只进入少许,龟头处就传来一层似薄膜的细薄肉片阻挡着它的前进。 「如此的感觉,你…你真是…」我心中讶异,此女竟是处女。 无数的念头在我脑袋里盘旋而起,肉体私慾和道德良知正在互相拉扯,如何让两者回到原归点我的心中已是无法挣扎,礼教的约束使得我在此刻必需做出决择。 我的动作才顿了一下,身下的女淫贼已是媚眼似水的看着我,看我为何停下最後的动作。 「你…你…唔…喔…」女淫贼的话还没说完,由她的口中又吐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私慾此时已战胜了礼教的约束,我虽然是一名奖金猎人,但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礼教的约束一旦被打被了,剩下来的就是我的私慾我的自由。 想起师父曾经对我说过:「纵身所欲,怡然自得,故多其盼,难得其愿」 对自己的慾望要有自己的判定能力,是非对错全是自己掌握,有时得失心太重反而失去了做人该有的道理,这对甫出江湖且喜爱自由自在的我,才是一条明理。 顺从自己的欲望,此时此刻,我只想好好的与身下的美丽女子共享鱼水之欢,太多的顾虑反而会去影响我将来的江湖路会更加的困难,多余的杂念,就让它随着这场欢愉而抛至脑後,做一个随性所为的奖金猎人才是自己要去走的路。 就在这一刻,如何行走江湖路的雏型已渐渐浮上脑海之间,此时的我,也完全放下那些所谓的礼教的束缚,对身下的女人,现在只有心怀慾火。 「食色性也」连礼教的最高指导孔老夫子都这样说了,我又何必再乎身下女子的身份,是淫贼乎非淫贼乎,在此刻,她是我的人。 身下的一股用力,弄得女淫贼大声叫痛,处女的初次令她流下了真情的眼泪,我身下不动,伏下身子用舌将她的眼泪给舔乾。 「忍耐一下,待会就不痛了!」我温柔轻语的对她说道。 「嗯……」 一声轻语回应,就好像战士上战场得到补给一般,我的身下立即上下动作,起初的动作不敢太大,深怕她会承受不住这股冲力,直到她口中的呻吟声越来越欢愉,我的动作此时才正式开始深入。 「嗯…好…慢…慢…好…!」女淫贼的口中不断的传出春语! 呻吟声充斥着整个房间,蜜穴中的肉壁犹如一线天般的狭窄,若不是有着淫水润滑,粗大的肉棒老早就痛到不行了! 硕大的龟头直抵花心,肉壁的吸吮不断涌来,不断的吸舔马眼处,阵阵的快感,促使我快丢盔弃甲。 我连忙吸一口气,将内力聚於丹田处,粗大的肉棒因为内力的推送更是增大不少,而身下的女淫贼则是不住的大声叫道。 「满了,填满了…喔…好…好…快…快…呃…」女淫贼因我的推送,令她舒适的胡口乱叫。 我扶起了她,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如此的密合,使得身下传来【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声,每一下的激情,都让她不断的大声呻吟,蜜穴和肉棒的紧密结合,再随着上下的活塞运动,淡红色处子落红渗着大量的淫水流出,我们俩的身下都是潮湿一片。 女淫贼的口中不断的呻吟,我也不断的摇动身下的肉棒,时抽时转,扭的女淫贼的蜜穴不断的淫水直流,肉壁也不断的吸吮着我的肉棒,温热潮湿的蜜穴狭小的通道,每一下都是刺激着我也刺激着她。 不知活塞运动做了多少下,女淫贼的呻吟声也络绎不绝,但突然蜜穴的花心却在此时离开了原本紧吸着的龟头,她的花心处顿时成为空虚无物,我的活塞动作也停了下来,正当我要思索什麽情况时,女淫贼却全身紧绷,口中不断的传出【喔…喔…】声,花心竟突至包围起整个龟头,巨大的吸力,使得我阳关一松,大量的初次阳精喷洒而出,本想该是女淫贼也结束时,花心的吸力却丝毫没有松懈的情况。 「不好!」 我的心中一惊,正要将肉棒抽出时,竟被女淫贼的肉壁给吸住了,动都动不了! 「合欢大法–锁阳术!你到底是谁?」被此情境所困的我,顿时想起师伯的训诫。 合欢大法乃是百年前武林一代奇人–枯道人所创。一般修道之人皆是由修心入门,但枯道人却是由练慾入门,虽说殊归同途,但由慾入门还是为武林中人所不齿,所以枯道人不久後便不知去向。有人说他是被追杀至死,有的说他遁隐西域,但众说分云,还是没有一个大概。而他所创的便是–合欢大法。 合欢大法不论男女均可修练,而此大法又分为内、外两部,内–就是内力,已修内力为主。外–则是一些外部的交合动作和一些较为私密的交合密功,其中又以锁阳术和吸阴术两种最为奇术,它们都是利用来做吸阳或纳阴的三流秘术。 关於这部合欢大法,听师伯说,现有留传出来的,好像是以外部交欢动作为主,至於内部的内功心法就从没听人说过。 【呃…】女淫贼的口中又叫了一声。 体内的内力却在此时分散各个大穴,丹田处则是空虚一片,我心中大讶,莫非是女淫贼开始了吸取我阳源的前调。 我正运劲要将内力重新给聚起来,但无论我怎麽去运气,内力使终无法凝聚,我的心中一阵暗淡,莫非我要死在此淫贼手中,难道我真的是偷鸡不着蚀把米,只为一时的快乐而害死自己。 心中的放弃生命念头回响而起,正当我要放软身子随女淫贼任凭所为,一阵由丹田处传来的吸力也在此时而起。 「这是……」我心中大惊。 一阵吸力由丹田经由马眼传出,正好抵抗着女淫贼的锁阳术,女淫贼身上的动作尚未放松,一上一下的在我怀中轻动着,性爱的欢愉使她不知道我和她正有一场生死关头的争战。 我由丹田所出的强大吸力,逐渐溶化女淫贼花心的吸吮力,两个不同力道的吸吮力,在女淫贼的花心中持续的对抗,阵阵的吸吮力,使得我和女淫贼不由得感到十分的酥爽。 「喔…喔…好…好…嘤…嘤…」连续不断的呻吟声再度由女淫贼的口中传出。 两股吸力在女淫贼最私秘的深处对抗着,我身下的肉棒感受着女淫贼的吸力渐小,转而换之则我由马眼处所传出的吸吮力却直吸住花心不让它离开,如此的刺激,使得女淫贼的动作加剧,口中的呻吟变成浪叫,满身的汗水直流。 我抱起她,由被动化为主动的我,马上要回以一报。 我加速了抽插的速度,每一下都是直达花心,加上吸力的关系,我甚至可以感觉到花心的肉壁正随着我的抽插来回里外拉动。 「啊…啊…嘤…嘤,不行了,我不行了!」 阵阵的颤抖,女淫贼大开阴关,大量的阴精随着口中的大叫而一泄而出,让她坐在身下动作的我,依旧没有停止动作,仍是每一下都是直抵花心。由我体内发出的吸力,则是大量的吸纳由女淫贼因高潮而出的阴精。 「真的不行了!嘤…嘤…我…我又要来了!」 第一次的高潮刚过,但我仍没放过她,大力的抽插和吸力马上使得她又来第二次高潮。 连续的高潮,使得花心处不断的收缩,龟头被她这种连续不断的收缩刺激的十分舒爽,但我在还没泄出之前,我依旧还是不停的连番动作。 「停…停…停啊!我…我…要受不了了!」 女淫贼整个人紧抱着我,双手的十只指甲紧紧的陷入的背部的肉里,第三次的高潮也马上来到,大量的凉意冲击着我的龟头。 背後的剧痛,身下的快感,我的阳关也守不住了,第二次的阳精仍是不输第一次那般的量,大量的喷洒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