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明,起来,隔壁李太太找你。 」他张开双眼起床, 迷迷煳煳的问: 「谁是李太太」「就是隔壁李经理的太太。 」正明随着千惠走出了房间,到了客厅一看, 原来和他们的公寓门对门的李太太他揉揉眼睛清醒一下, 才在沙发上坐下。 正明问: 「李太太有事吗」李太太道: 「赵先生, 我想麻烦你一件事。 」「什么事」「请你当家教教素心数学, 每星期两次每一次两个小时, 一个月给你八千元好吗」千惠在一旁鼓掌道: 「好啊!这种待遇真好, 有我半个月的薪水傻瓜才不会答应。 」「那么,请赵先生到我家坐坐。 」千惠代正明回答: 「正明,也好, 你去看看再说。 」正明应了一声,换了衣服,就和李太太出了房门。 李太太走进大门, 开了房门道: 「正明, 请进。 」对这位李太太正明是很熟悉的,据说她的丈夫是一化学工厂的总经理, 才五十岁光景头顶已秃了一半,听说在外面还有小公馆, 人长得肥肥的肚子凸很高,个子并不高大。 而李太太的身高也是属于适中型的,大约有一百五十六公分高, 年龄大约三十一二岁据说她丈夫四十岁才娶李太太为妻, 李太太当时才二十一岁所以夫妻之间才相差十九岁之多。 进入了李太太的公寓,才相信他们确实有钱, 客厅里的装饰品一切都是最高级的连沙发都是欧美货, 美极了!「正明你坐啊!」正明坐了下来, 感到非常爽快毕竟价格高昂的沙发,有其令人舒服的理由。 李太太拿了一瓶外国香槟在客厅开了,「砰!」的一声, 香槟的瓶盖开了之后立刻冒出了白泡泡。 李太太像早有准备,白泡泡一喷出来立即用大杯子盛着, 等白泡冒完了才倒一杯给正明。 他向李太太问道: 「这是香槟酒吗」「是啊!」正明接过杯子碰到了李太太的玉手, 他试饮了一小口真的很好喝,甜甜的葡萄味很浓, 他再喝了一大口把杯子放在小茶几上,等李太太开口。 李太太并不坐下来, 反而说道: 「你坐坐, 我去换件衣服。 」正明真是感到奇怪,女人家对衣服真是敏感, 要外出一定要换件衣服回到家中又要换件衣服。 李太太走到客厅来了。 她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衣,没有穿裤子或裙子, 只穿了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粉红色三角裤 她不戴乳罩所以双峰隐约可见。 正明心想: 「真是走桃花运了,又碰到一个独守空闺性饥饿的女人了。 」奇怪的是,为什么李太太会自己送上门来正明那里会知道, 李太太早就注意他了因他的阳具太大,平常时就有三寸多, 常常有跳出运动裤的可能李太太看了就垂涎欲滴。 李太太在正明的身旁坐了下来。 正明突然想起,人家刻意打扮目的就是给自己看的, 自己若是没兴趣看岂非辜负了美人恩,唐突美人, 真是罪过。 正明问道: 「素心呢 」他边说边用眼睛虎视耽耽的看着李太太的一对乳房, 坦白的说这对乳房美丽极了又是梨子型的, 那种乳房据说是妙品。 李太太被看得芳心大跳, 说道: 「素心去她外婆家, 要很晚才会回来。 」「哦!」正明说着,转看她的三角裤。 原来是粉红色的洞洞三角裤,是小得不能再小了, 也许因为太小了连阴毛也无法全部包住, 因为是洞洞的原因有些阴毛不听指挥,都跑出洞口外明目张胆的对人微微笑。 她的阴毛不多也不少,很细很长,可能比千惠更长, 肌肤没有表妹美芳那样雪白却也晶莹光滑, 又细又嫩最美的要算小腹,平坦极了。 李太太被正明看得不自在,她不是个淫浪的女人, 可是丈夫自从肚子凸挺之后本来只有两寸多的阳具, 缩只剩一寸半。 一寸半就一寸半吧,有总比没有好,可是丈夫自从金屋藏娇之后, 就冷落了她她本来要抓奸的,可是后来一想, 觉得那样的丈夫谁要就给她好了。 何况,丈夫把工厂里的股份百分之八十都登记给她和女儿, 就算是抓到了奸也只有吵吵闹闹而已,没有结局。 今天她出此下策来诱惑赵正明,实在是不得已中的不得已。 她本来可以在外面交个男朋友的,但人心难测, 何况这社会上多的是地痞太保交上了这种男朋友, 甜头吃不到苦头反而吃得不少,不但钱被诱拐或强迫的挖空了, 最后留下丑闻难以见人。 李太太对正明抛个媚眼道: 「你不但聪明过人, 而且色胆包天。 」正明道: 「怎么说呢」李太太道: 「我发现王美芳和林千惠和你有一腿之交, 哈哈!真是一箭双鵰总有个解释的办法。 」这又像禅宗的当头棒喝,把赵正明打醒。 正明心想: 「你李太太真是高段,绕了这么一个大圈圈, 原来你是要我摸摸你的阴户和乳房高招, 我赵正明若还不懂得你李太太的美人恩也枉了我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 好你要让我玩,我就玩得痛痛快快,逗得你上天入地, 再弄得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你李太太也领略领略我赵正明的高招吧!」想着正明说道: 「我只好实在表演给你看了, 让你见识见识一箭三鵰的滋味吧!」这时 李太太竟然像少女般的粉脸羞红了。 看得正明也心跳起来了,毕竟女人要像个女人, 才能让人心动简单的说,就是要有女人味, 一个泼妇或自以为处处胜过丈夫的女人她的迷人处还是极有限的。 正明心想: 「这样一个女人也想勾引男人, 实在太自不量力既然你想要勾引我又不敢放开去做, 不如我来挑逗你好了。 」想着, 正明用手拉住她的手道: 「来, 我解释一下让你了解。 」正明只牵着她的手,一阵快感和喜悦已传遍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她柔顺得像绵羊。 两个人一站好,正明拉她的手碰自己的阳具, 然后说道: 「李太太来,实习实习。 」她竟然害羞得像少女一样,一手盖住胸部, 一手掩住阴户不知如何回答。 正明知道不能把气氛弄得太僵, 赶快微笑的说道: 「来, 我来帮助你。 」于是他向前,用双手轻轻摇摇她的双肩, 说道: 「李太太你好美,好迷人。 」李太太全身像触电一样的颤抖起来,看得正明又爱又疼惜, 这样的一个女人真的比含羞带怯的少女, 迷人得多了。 正明轻柔的把李太太拥入怀中,一手托起她的娇靥轻轻的吻, 柔情蜜意的吻着她的双唇道: 「你真是太迷人了!」当正明吻她时 他的大阳具也顶着她的阴户她只觉得她是被火燃烧得迷迷煳煳, 那种感受好极了毕生从未感受到那么的好受过。 正明心想: 「真是一只柔顺的绵羊啊!」他道: 「李太太……」「嗯……」这时, 正明又怜又爱她的双唇已烫如火,粉脸发热, 正明知道这个女人已饥饿到了极点只是太柔顺了, 好像非要自己强奸她不可于是他想逗逗她。 他突地把她推开, 生气道: 「你要不要」「正明!」她惊叫着投入正明的怀抱, 双手死缠着他的腰 娇怯怯地说道: 「我……我……」正明道: 「李太太你真是奇怪, 你勾引我到你家来穿性感的衣服挑逗我,你的目的达到了, 我接受你的勾引你反而没有什么表示。 」李太太道: 「不要羞人嘛!」李太太拥紧了正明, 她的阴户贴在他的大阳具上她的柳腰摆摆晃晃, 阴户被磨擦生热有说不出的快感,她当然不想再怎样, 经正明一说 她娇怯地道: 「要……要我怎样」正明道: 「把房门关起来。 」李太太把房门关好后,不胜娇羞的坐在床边, 她真的心乱如麻只感到紧张刺激,心痒得难受, 小穴里像缺少了什么似的。 这时,正明把她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的阳具上。 李太太打了一个寒颤,把玉手又赶快的收回来, 颤抖的说道: 「我……我不敢嘛!」「对不起 我只好走了。 」其实正明那里想要走,李太太的娇态羞态媚态, 已逗得正明爱之入骨他只不过是想逗逗她而已。 这下,李太太真的急了。 她站起来投入他的怀中, 娇羞的道: 「不要走嘛!」李太太一看正明脱了衣服, 下面那根大阳具六寸多快七寸雄纠纠气昂昂, 她整个人已如醉如痴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再加上熊熊燃烧的慾火把她烧昏了头。 正明道: 「好,你怕,你怕是吗唯一的办法是我帮你脱衣服, 你好像什么都不会」正明说着就帮她脱掉衣服。 李太太的衣服被正明脱光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投入正明的怀抱, 两只玉手像两条蛇一样的死缠不放口中哼出了声。 「唔……正明……嗯……」李太太舒服得灵魂都出了窍, 她的一对乳房压着正明的胸脯阴户紧贴着他的大阳具上磨下擦, 已经飘飘欲仙。 看得正明同情之心油然而生,这位久旷的李太太也实在太可怜了, 同情之心一起加上惜意和怜意,他也用双唇热烈吻着她。 李太太娇哼: 「哼……嗯……」她舒服得全身颤抖, 几乎要昏过去。 正明被她缠得没办法,只得抱住她的腰一用力, 使她悬空移了三步到了床旁,再把她压在床上。 「啊……正明……」正明躺在她身边, 他伸手轻抚着她的阴户阴毛长长的,正明把阴毛拨开, 找到了桃源洞口果然已湿淋淋的。 她只感到正明的手像一团烈火在烫着她的阴唇, 当正明的手指伸入她的小穴时全身一阵痉挛, 又舒畅又难过。 她这时只想抱住正明,想要翻身来抱他, 谁知他早已防到她这一招用另一只手按着她的右肩, 使她不得乱动 她呻吟着: 「正明……我……我要……」正明本来想好好玩她一阵, 看她这样子非先给她一次的满足,无法成其他的事了, 于是他翻身上马压在她身上。 她双手抱着正明,已呻吟起来了,正明把阳具对准她的小穴, 缓缓的插进去。 「啊……痛……正明……痛……」她已痛得粉脸发白, 头不停的摇摆全身颤抖着,一双小腿抽搐地乱伸缩着。 弄了半天才勉强把一个龟头塞了进去。 李太太娇叫道: 「正明……哎呀……你……你的大阳具……太利害了……痛……我怕……唔……我……」正明道: 「李太太, 很痛是吗」 她娇唿浪叫道: 「很痛……热……唔……很痒……不……很麻……嗯……很爽快……」正明再用力一挺。 「啊!」李太太在「啊!」的一声中抽搐了几下, 竟然昏迷过去口吐白泡泡,胸脯加速的起伏。 正明的大阳具不过进了三分之一。 他真搞不懂,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小穴像少女那么小, 这也难怪李太太丈夫的阳具硬起来才两寸多, 像一条小香肠而李太太这一生她的小穴唯一仅有能吃的, 也只有这条小香肠何况她的阴道又是羊肠小道型的, 难怪她的小穴还像是少女一样的紧。 正明也感到非常的好受,他的阳具被紧夹着, 既温暖又舒服没办法他只好磨起来。 他小心翼翼的磨转,果然生效,李太太又哼哼呀呀起来了。 「正明……啊……美死了……哼……你好狠……要……强奸……啊……想把我奸死……嗯……坏人……正明……唷……」正明一边磨一边用口含住她的乳头, 舔得李太太又快活起来。 「嗯……嗯……美死了……啊……用力点……正明……啊……用力点……啊……」正明一听李太太叫用力点, 他真的用力一插「滋!」的一声。 「啊!」李太太又抽搐起来了,娇口微张, 气喘如牛大阳具还有两寸没有进小穴里。 正明想想也不是办法,今天动了怜香惜玉的念头, 对她处处体贴小心这样弄下去,不知何时才能有个了结, 不如残忍一点。 于是没命的又抽插了几下。 「啊!啊!」李太太娇躯颤了几颤,又昏迷过去。 正明这时候才真正的怜香惜玉,用块布来擦李太太嘴边的口水, 很深情的轻吻着李太太。 这时候,他才闻到李太太的身上,散发出一股说不出的又很特异的体香。 入鼻又香又舒畅,他吻着她的粉颊,这一张迷人的脸庞, 他吻着她鼻尖的汗珠吻着她的红颊,像一个钟情的少男, 吻着一个怀春的少女。 李太太被他吻醒了说道: 「痛死了, 你好狠心!」正明对她柔情万千口中 却说道: 「你再说, 我就抽出来!」「不要!不要!」她惊慌的双手紧抱着正明 紧紧的用尽了平生最大力气深怕正明真的抽出来。 「不要生气!」其实正明的大阳具插在李太太的穴里, 像一条燃烧的火棒一样烧得她全身火辣辣的, 又舒畅又难过她活了三十几岁,何曾这样的舒畅过何曾这样的享受过她怎肯让正明抽出来呢正明吻了她, 问道: 「很痛吗」李太太答道: 「唔……很舒服……」正明先轻轻的 慢慢的磨转起来。 「呵……嗯……唷……我……我忍受……我……」正明越磨越快, 越转越速。 她的三魂七魄也离开了她的娇躯,飘飘璗璗的不知飞到那里去了。 「啊……啊……美死了……正明……真好……唷……美死了……唔……嗯……我……我的正明……唷……」李太太被磨得欲仙欲死, 阴精直冒花心乱跳。 正明知道时机到了,就改用抽送的方式, 开始一抽一插还有点儿生涩,几下之后, 已经是畅通无阻了。 「唷……我……我要死了……」她颤抖一下, 双腿一瘫又昏迷了。 正明真有点儿泄气,她竟是这样不管用, 才抽插了十几下就清洁熘熘。 他此时对李太太也是抱着一种「人生以服务为目的」的宗旨来对付她的。 她少女般的羞怯使他怜惜,正明决定今晚一定要给她个痛快淋漓, 使她毕生难忘。 正明只好躺在她身旁暂时休息,良久,她才悠悠醒过来, 紧搂住正明道: 「正明我爱你。 」正明道: 「被你这样一说,爱变得太便宜了, 我说一个道理给你听爱是一点一滴叠积起来的, 就像父母爱子女就像夫妻之间的爱,互相的照顾与关心, 时间使爱的叠积越来越多那才是真正的爱, 像这样不叫爱。 」李太太娇滴滴的道: 「叫什么」正明道: 「叫慾, 你我只是两个被慾火燃烧的人等一下,你过你的独木桥, 我走我的阳关道两不相干。 」李太太听完了这番道理,又紧紧搂住正明, 香唇像雨点似的吻在他的脸上 说道: 「你说得很对, 正明我爱你,我爱你,我一百万,一千万个爱你, 真的此生不变!」正明苦笑,这简直是对牛弹琴, 既然说这些圣贤的大道理她不懂只好用实际行动了。 他勐地抽插起来。 「啊!」她娇叫一声,秀眉紧蹙,娇靥泛红, 浪叫道: 「哼……哼……正明……我的正明……嗯……美死了……我爱你……只爱你一个人……啊……美……美死了……」正明听她浪得可以 听得心花怒放不由的精关一松,「卜滋!卜滋!」他的精液洒满了她的整个子宫内外, 爽快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