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说到浣肠,狼友们往往联想到SM、虐待一类,之前我也是这麽想。但是自从一次闲极无聊和小太妹玩了一次浣肠後,感觉还蛮有意思哦。 去年十月份认识一个小太妹,具体名字就不说了,我喜欢叫她小白。小白混得不咋样,偶尔做做熟人的兼职,半卖半送那种。基本上都是约她出来玩,然後吃饭,逛街,晚上去开房间。玩了四五次吧,感觉她还是比较青涩,只是胜在长相和年龄而已。上次带她去爬山,累得臭死,到了酒店好像也没什麽兴致了。我说一起洗个澡,先睡一觉再说。小白说要先去便便(大的),等了半天也不见她出来,我敲门:「你丫掉马桶里了吗?开门,老子放完水你再蹲!」,美眉苦着脸开门,小裤裤还挂在腿弯,「人家便秘,怎麽一点也不惜香怜玉?」我看了看马桶,调侃她,「想不到你还有这嗜好啊。」撒完鸟忽然灵机一动,对小白说, 「相信哥不?」 「干吗?」 「你丫不是拉不出来吗?,我帮你解决,现在,最多两分钟,让你把肠子都拉出来。」 「扯淡,吃泄药也没那麽快吧。你愿意帮我扣,我还怕疼呢……」 「不信?那咱打个赌,要是五分钟以内帮你解决问题,你得让我射在你嘴里,然後再咽下去。」 「不信!恶心……」 「我要是输了,明天先带你去矿石场教你开车,晚上带你去ITAT,你上次不是看中了几件衣服吗?「 「真的?」 「哥有必要骗你吗。」 「嘿嘿嘿,你输定了,我才一天多没大便而已,又不是憋不住,今晚我还就忍着不拉了,YEAH!」 「那你得听我的,我说干嘛你都得配合,否则算你输。」 「没问题,我现在倒是有点好奇了,好像你赢定了似的。」 我开始四下寻找可供利用的工具,绿茶瓶子?容量太小,口也大,肯定不合适,出去买浣肠针筒,时间又太长,看着看着,瞄上了浴缸旁边的花洒「嘿嘿,小样儿,整不死你!」 「把你的衣服全脱光,趴在浴缸的沿上,屁股撅起来,让我先欣赏一下你的小屁眼儿。」 「讨厌……」小白还是顺从地趴在浴缸沿上,而且屁股撅得挺高。 「把大腿岔开,夹那麽紧,你当自己还是处女啊。」 小白又把浑圆的小屁股往上挺了挺,双腿一分,肥嫩的BB充分暴露了,这姿势真他妈淫荡。「」 「把屁股向两边掰,对,再用力一些。」我把花洒摘下来,然後把花洒头拧掉,管箍儿向後一推,只留下相对比较细的金属软管,试了试水,温度40度左右,刚好。 「干吗把人家的喷头拧下来,搞破坏啊你?」 「哪来那麽多废话,好好趴着。」我拿过一小瓶洗发水(酒店提供的那种)倒了一点抹在食指和中指上,「刚才答应过哥的,不许反悔哦,我说啥你做啥,要是不舒服可以对哥说,不能反抗哦。」 「嗯,……我神经比较大,不怕不怕不怕啦……」 我看了一眼小白被扯得有点变形的小屁眼,心想:「小样儿,还神经比较大,一会儿我教你变成神经病。」 然後把剩下的洗发水全部倒在小白的屁眼上。 「啊,你干吗?」 「我又不会害你,刚才不是说了,你要配合我,我让你痛痛快快的拉便便,如果不舒服可以告诉我嘛。」 「那感觉怪怪的……」 「行啦,别动。」我把洗发水均匀的涂在小白屁眼的外部。「小白啊,你把屁股放松,不要用力哦。」我的手指在小白屁眼上轻轻按摩了记下,然後略一用力,插了进去。 「啊,你变态啊,真要用手指帮我抠啊,晕……」 手指感觉小白的肛门括约肌猛地一收紧,「放松一点,不愿意配合我就转过头来让我口爆吧,明天也没得玩了。」 「……那……人家里面有点涨……你得轻点。」 「适应一下就好了,不要紧张。」又和她聊了两句无关紧要的话,感觉小白的肛门里边不是很紧了,而且洗发水很滑,我的两根手指也都能进得去,只是她觉得比较涨而已。 「你以为这样就能把人家抠得去大便吗?变态狂。」 「别动,趴好。」我把花洒的软管拿过来,在前端也抹了一点洗发水,对着小白的屁眼轻轻一捅,很容易就进去了,看看小白,好像没什麽反应。於是我轻轻的把水阀打开一点,「小白,把屁眼夹紧一点。」 「哦……啊,肚子涨,啊,你怎麽往人家屁股眼里灌水啊?」小白惊恐的发现一根金属软管连接在自己的屁眼上。「不要啊……」 我按住小白,「哥说过要你拉个痛快,,这就是我的方法,别怕,到忍受不住的时候再拔掉管子才有效果。」 小白不耐烦的哼哼着,屁股也跟着轻轻扭动。「啊……哥,我受不了啦,我要大便,憋不住啦……」 我也不敢灌得太多,万一把肠子撑破了可要出人命的,宁少勿多,AV浣肠里都是把肚子灌得怀孕一样,现实中还是稳妥一点比较好。觉得差不多了,我松开小白,她第一时间跳起来,拔掉屁眼里的管子,还没等坐上马桶一股黄褐色的液体就从两腿之间喷薄而下,还挺臭。 小白在马桶上呼哧呼哧的拉了半天,没什麽存货了,眼睛斜了我一下,「哥,你真变态。」 「我赢了吧。」看着虚脱一样的小白我说,「拉的爽不爽啊?」 小白不吭声了,只是看起来有点郁闷。 「来吧,含着哥的鸡鸡,愿赌服输,可别耍赖哦。」 「没见过你这麽坏的……」小白迟疑了一下,还是乖乖跪在我的胯下,慢腾腾的吸着我的鸡巴。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小白这一点的,说过的事情极少反悔。不过看得出来她还是觉得有点吃亏,不太情愿,我寻思怎麽调动一下她的情绪…… 「小白,今天要是让我尽兴,明天我还是带你去开车,买衣服,好不好?」 「真的吗?这是你说的哦」 「哥啥时候骗你了?」 小白很兴奋,马上加快了套弄鸡巴的速度。她口活一般,最後还是我在她的後槽牙上把精液磨出来的。小白倒是不做假,闭着眼,皱着眉得把精液给咽下去了,然後告诉我很腥,转身就去刷牙了。 「小白啊,现在你屁眼里面肯定都还是跟马桶里面一样的便便和黄汤,要不要再灌一点,清洗乾净吧,而且灌得时候除了有点涨,也没有其他的感觉,对吧。你学会这个办法,以後就不会再受便秘的罪了,不是吗?而且哥也给你灌过了,感觉还蛮好玩的,还想再试试,好不好?」 「啊,不要吧……」 「那你屁眼里面现在还有臭臭的便便,而且那麽稀,过会儿干你的时候被挤出来,多影响情绪啊,明天早晨服务员来清理房间,看到床单上有便便,得用啥眼神儿看你啊。」 「看你,是你拉的……」 「来吧,再让哥玩一会儿,小白最乖了,哦。」 小白似乎被说动了,「那我说不行了你就得放开我。」 「听你的。」 小白转身趴在了马桶上,撅起了圆圆的屁股。经过一次扩张和浣肠,屁眼已经比较松弛了,软管很轻松的插进了小白的後门,而小白也没有了紧张的情绪,这次灌进去的比第一次要多了一点。拔了管子,小白又拉出来一些黄水和小块便便。 「小白,要不要自己试试啊,以後总不能一便秘就来找哥吧。」 「不要,我不会……」 「傻蹄子,那麽简单都不会,哥对你说怎麽做,你自己来一遍,既然灌了还不好好把屁眼洗乾净吗?」 於是我把过程又给小白说了一遍,看着她慢腾腾地把洗发水抹在屁眼上,完了把管子插进去,放水……然後忽然拔掉管子怪叫着坐在马桶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这小蹄子倒是很容易调教。 我又搞了她一次,这次拉出来的全是清水了,我说:「小白,爽了吧。」 「爽,都爽歪了!」 不知不觉折腾了半个多小时,身上都是汗津津的了,我抱着小白一边洗一边摸,不一会儿又来感觉了。 「小白,哥对你好吧」 「好,哥最好了。」 「有件事哥没做过,你可能也没做过,愿不愿意跟哥一起试试?」 「什麽事情?」 我的手指轻轻的滑到小白的屁眼上,「哥想试试把鸡巴插在这里面会不会很爽。」 「嗯嗯,不行,会痛死的,鸡鸡那麽粗。」 「试一下嘛,感觉应该和刚才浣肠差不多,你看,现在屁眼那麽松,应该很容易进去哦。」 「不……」 「哥求你好不好……」 「嗯,除非……」 「除非什麽?」 「你也让我用管子往你屁眼里面灌水,否则想都别想。」 「嘿,你个骚蹄子,你恩将仇报啊!」 「人家可是从来都不做後门的哦。」小白媚眼如丝,一脸坏笑。 「靠,以为老子不敢啊。豁出去了,今天一定要插你屁眼!」 「那我要我先插你哦。」 「到底是谁先被插的,而且还自插。」 「……」 「别废话了,来吧,不要太用力,慢点进。」 小白很得意地用洗浴液润滑了一下我的屁眼,然後塞进软管。果然有点涨痛。小白打开水阀,刚开始还没什麽感觉,後来突然觉得下腹部出现一种撕裂样的微痛,我赶快把管子拔掉,坐上马桶,拉了一通。靠,原来浣肠是这种感觉啊,总算见识了。 用水冲了一下屁眼,我把小白拉过来,「该用你的小屁眼吸哥的鸡鸡了吧。」 「哥,人家没做过,听别人说会很疼。」小白一脸的楚楚可怜,这会儿一点都不像小太妹的样子了,「哥平时很照顾我的,妹妹才愿意让哥这样的……」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 我心里一热,「小白,哥会轻轻的来,你要是疼,或者不愿意了,哥绝对不勉强你,好吧。」 「嗯……」 我把小白抱上床,用避孕套套上一根香蕉,「小白,把屁眼撑开一点,干的时候才不会感觉很疼。」 洗发水、洗浴液都用完了,我把小白的小护士护手霜挤出一点,涂在小白的屁眼上,又向屁眼里面挤了一点,然後轻轻的把香蕉插进去大约三分之一,听到小白哼了一声,我停下来了,「就这样侧躺着,你不要用力,放松一下精神就好了。」看这护手霜说明彩页上的形象代言人,那个长得很欠干的美眉,我对小白说:「要是能见到她就好了。」 「干吗,你又没机会上她。」 「是啊,但是我可以告诉她,下次做广告的时候应该再加一句,这种护手霜还可以涂在屁眼上……」 「哈哈……」 「最好能在广告里面给我们示范一下……」 「你这个变态……哈哈……」 过了一会儿,感觉应该差不多了,我把香蕉抽出来,用手指试了一下小白的屁眼,比较松,而且她也不会像刚开始捅她时那样反应性地收紧屁眼了,「小白,趴下来吧,屁股向上撅,对,腰向下塌一点,把屁股向两边掰开,哥要插进来了哦。」 「哥,你轻点慢点啊,小白最喜欢你干人家了。」 「傻蹄子,哥会心疼你的。」 看着小白微微张开的屁眼,我在鸡巴上也涂了一点护手霜,紮了个比较低的马步,把龟头抵在小白的屁眼上,向前用力…… 可能位置配合不够好,而且护肤霜把小白屁眼周围都搞得很滑,试了几次都没能进得去,我把小白又翻过来,肚皮朝天,然後把她的两条小粉腿架在我的肩膀上,这回位置比较合适了,小白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我,有点期待、有点担心。心中一荡,我把腰向前一挺。 「啊……」 「疼吗?」 「不疼,有点怕,还有点涨……好像卡在中间了,没进去。」 「哥怕你疼,所以没用力插,现在继续向里面插了哦。」 「嗯。」 我用手指按着龟头又向前顶了一下。忽然感觉小白的屁眼猛地一紧。 「啊、呵……呵……呵……呵……有点难受,好粗啊,里面塞得满满的,不行,人家想大便……」 小白眉头皱成一团,伸手去够我的鸡巴。 「疼不疼啊?」我把小白的手拉开按住。 「不疼,哎呀,人家要拉出来了……』 「大便早都给你灌出来了,你拉个屁呀。」 「那人家就是想大便啊……」 「那是捣在你肠子上的感觉,放松,深呼气」 「嗯……呵……呵……」 停了一会儿,感觉小白的屁眼松弛了一些,「好点了吗?」 「没有刚才那麽难受了,哥你真讨厌,为什麽会想干人家的屁眼嘛。」 「哥喜欢小白的屁眼啊。」我又向她的屁眼里面深入了一点,这次她只是哼了一下,看来是适应了。「我开始干你屁眼了哦。」 「你不是已经在干吗?」 我一边揉着小白的阴蒂一般开始在她的肛门里面抽插,感觉非常紧,但是比阴道光滑得多,而且温度也比较高。随着动作幅度的增大,小白脸上开始有了点痛楚的表情,我停下来想了想,然後把鸡巴抽出来了。 「哥,完事儿了?」 「没有。」我把鸡巴插进了小白的BB,「刚才疼了吧。」 「嗯,有点。」 「你想让哥射在哪里?」 小白怔了一下,明白我的意思了,「哥心疼我,让你射在小白的屁眼里,好吧。」 我加快了抽插的力度和频率,小白很快就开始浪叫了。感觉差不多了,我抽出鸡巴,飞快得捣进了小白的屁眼,鸡巴没入了大半,小白肛门括约肌反射性地一缩,把我夹得在小白的肛门里猛射起来…… 小白倒过来趴在我身上,用小嘴帮我清理着龟头,我轻轻的玩弄着小白被干得有点肿涨的屁眼,小白夹得还挺紧,精液居然一点也没流出来。口爆吞精,原来肛爆也能吞精啊。 「再去冲冲吧,完了睡觉。」休息了一会儿,我拍了拍小白的圆屁股 「人家走不动,你抱我过去。」 「还得给你灌灌肠,把精液拉出来。」 把小白放在镜子前,让她弯腰、撅屁股,我又把鸡巴抵在了小白的屁眼上。 「干嘛,还没玩够啊,刚才最後一下真的把人家插得很痛啊。」 「刚才干得太兴奋了,动作有点大,哥给你赔罪还不成吗?」 「哼!」小白把嘴巴一撅。「不许你再插那麽深了哦,真的会痛。」 我从背後把鸡巴轻轻塞进小白的肛门,不过这次我没有先抽动,酝酿了一下,膀胱一松,在小白的肛门里撒了泡尿。偷眼看了一眼小白,好像没有什麽反应。呵呵,要是被她知道我在她的屁眼里撒尿,不晓得会不会气晕哦。带着这种犯罪感,而且在站立位干小白的肛门,龟头在括约肌上摩擦次数很多,没一会儿就射了。 小白自己又浣了一次肠,拉完後帮我把鸡巴洗乾净,屁股一扭一扭地出了卫生间…… 躺在床上,小白搂着我的脖子,讨好似的在我耳边吹着气,「哥,BB我不敢保证,但是屁眼只让你一个人干,好吗?」 「好,睡吧,养好精神,明天别把我的车开沟里去就行。」 「人家还有事情给你说嘛,还记得上次在金海岸和我一起蹦的的那个华蓓蓓吗?」 「记得,那个小蹄子穿的BT牛仔那麽低腰,裤子都快蹦掉了。」 「就是她,身材很火爆吧,我给你说哦,她也有便秘这毛病,哥,想不想也搞她一下?」 「哦,是吗,问问多少钱肯出来?」 「你不用给多少钱的。我们一起去玩玩,你请她去那个刚开业的大游乐场,坐摩天轮、蹦极、开开快艇。然後我去给她说晚上一起过夜,应该没有问题的。」 「应该是你想去吧,找个藉口还挺诱人的。」我斜了她一眼。 「嘿嘿,这也被你看出来了。其实我和蓓蓓真的不错,她也知道你的。只不过碍着我,不好直接勾引你罢了。 「那你是给她创造机会了?」 「算是吧。」 「那我要玩3P。」 「什麽3P?」 「把你和华蓓蓓一勺烩了,否则不干。」 「美得你,小心精尽人亡。」 「那你管不着,我当你答应了哦。」 「好吧,色魔。过几天我约她。」 「睡吧。」 「嗯」